养老破壳:大型养老院空白待补 民资入驻望激活

记者探访的南城养老院也将于明年开始接纳老人,似乎当下任何特定的方法都无法在短期内让希望机构养老的老人们如愿住进适合自己的养老院,一福等现有由北京市政府投资兴建的公办公营养老机构,目前本市公办养老机构共有210余家,公办民营是北京公办养老机构的三大运营方式之一,南城养老院当时已进入经营招标阶段

图片 2

图片 1
大兴区庞各庄在建的南城养老院施工现场
图片 2
分布图

作为在京经营近30年的老牌公办养老院,北京市第一社会福利院(以下简称“一福”)多年来以低廉的价格接收了大量京籍老人,目前总床位已突破1100张。不过,在北京全面推动养老产业市场化的大背景下,一福和众多公办养老院,也终将要面临社会资本大举进军的洗礼,找到自己的转型之路。昨日,记者独家获悉,一福已决定走出政府的“保护圈”向市场迈进,目前,该机构正在尝试增加养老咨询服务项目,利用自身经验为业外资本进入养老市场提供有偿咨询、培训、组织搭建等服务,接下来,该机构还可能成立养老咨询公司。

大兴区的南城养老院对于不少人来说已经是耳熟能详的一个名字。从2013年下半年动工至今,南城养老院每次的些许进展都牵动着不少老年人及其子女们的心,而他们最关注的莫过于这家养老院到底由谁来运营、怎么运营。昨日,北京商报记者从市民政局处获悉,这家备受关注的养老院,终于正式确定了委托经营管理方为恒坤寿山福海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并与市社会福利事务管理中心签订了相关协议。

  近日北京商报记者从朝阳区民政局获悉,寸土寸金的西大望路建起了朝阳区第二社会福利中心,这家普惠型的养老机构今年有望投入使用。记者探访的南城养老院也将于明年开始接纳老人,大力推进公立养老院建设,还是全面放开民营养老院准入门槛?似乎当下任何特定的方法都无法在短期内让希望机构养老的老人们如愿住进适合自己的养老院。不过,2014年,北京显然已经拿出最大的决心,选择最折中的方式,势必要将这道难题破解。

探路市场化发展

招标“名存”

  实地探访

像一福这样长期以来价格低廉、由政府投资兴建的养老院,被称为公办公营养老机构。据北京市民政局福利处副处长李树丛透露,目前本市公办养老机构共有210余家,其中有60多家已经备案为民营,理论上剩余的150余家应该仍然是公营的养老机构。近日,市民政局曾明确表示,一福等现有由北京市政府投资兴建的公办公营养老机构,今后也将正式向民资开放,并逐渐增加它们的市场化程度。

自南城养老院的概念提出后,这家机构就被赋予了填补北京综合养老机构长期空白的希望。在该养老院动工后不久,政府就为其设定了公办民营的定位。

  南城大型养老院空白待补

一位资深养老产业研究专家告诉记者,实际上,常年走传统经营道路、并不营利的公办养老机构,短时间内引入民资并不容易,在此之前,这些机构不能“守株待兔”,想要尽快向市场化模式转型的话,就需要首先从内部突破。“作为北京公办养老机构的代表,一福转型极具典型意义。”

今年3月,市民政局进一步确定,公办民营是北京公办养老机构的三大运营方式之一,要通过招投标、品牌机构连锁运营等方式,引入具有一定影响力和品牌效应的服务机构、社会组织开展运营,而且,这类养老机构不得登记为营利性养老机构,属于民办非企业机构,至少保留20%的床位,用于接收基本养老服务保障对象,本市所有不到高龄即80岁以下健康的、非城市特困或农村五保对象中的老年人将没有资格入住。

  面对北京南城地区大型综合养老机构的长期空白,一座总建筑面积33360平方米的大型养老院正在大兴庞各庄地区加紧施工。

日前,记者获悉,河北涞水利华地产此前曾主动找到了一福,希望一福为该企业在环京区域投资的巨型养老项目提供“技术支持”,而这也为一福开辟了一条转型路径。据一福民非组织理事长曹苏娟介绍,最初,一福并没有明确规划与企业该如何合作,在利华地产“找上门来”之后,一福对项目进行了初步评估,并了解了对方的计划、目标等,最终认可了合作模式。“一福希望今后能向市场上输出自己的养老服务经验、品牌,而本次的合作正是一福斟酌后的探索。”

今年1月时,市民政局副局长、新闻发言人李红兵曾向北京商报记者透露,南城养老院当时已进入经营招标阶段,将力求尽可能低的降低经营成本。但随后,有关经营招标的消息就销声匿迹了,北京商报记者只查找到市社会福利事务管理中心代为招标医疗、厨房等设备的信息。直到本次公布了寿山福海作为委托经营管理方签约的消息,招标结果才终于尘埃落定。

  南城养老院由北京住总集团负责建设,在工地现场,两台吊车和一辆挖土机正在忙碌作业。在这个寒冷的下午,四五辆负责安全生产监督的车辆从工地内开出,两个5米左右高的土方显示出房屋的地基已经初具规模。北京商报记者在施工工地外公布的项目鸟瞰图中看到,养老院由六栋三层到六层不等的漂亮小楼组成,以白色和棕色为主色调,这也是大多数养老院的主颜色,楼宇中心有花园、运动场所和喷泉,楼宇间还会种植各类绿植,俨然一座设施齐全的现代化小区。

根据记者获得的双方合作协议,一福在合作中扮演的角色类似于有偿提供养老咨询服务的公司,帮助利华进行养老事业部的团队搭建等,并对养老项目的管理模式等提出建议。有知情人士透露,一福此前还为正在筹建的北京南城养老院提供过类似的服务,真正为民资营利养老项目提供服务还是首次,如果未来这种经营模式成熟后,一福不排除会成立养老服务咨询公司等,真正迈入市场。

谁是寿山福海

  2013年下半年,北京南城养老院正式破土动工。这个未来的老年人居住场所用地面积约28380平方米,总建筑面积33360平方米,按照规划,南城养老院包括养老居住楼、办公宿舍楼及配套设施等,集养老、医疗、保健、护理等功能于一体,设有652张养老床位,预计明年会正式开始接纳老人。建成后,中低收入和不能自理老人将具有优先入住权。

“老古董”的经营之路

实际上,从市民政局最近几次公布的南城养老院建设进展消息中不难发现,寿山福海并非是这两天才“空降”到南城养老院的。早在4月初,市民政局局长李万钧实地查看南城养老院项目时就提到,由市社会福利事务管理中心、民政公共服务设施建设事务中心、北京恒坤寿山福海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三方组成验收团队,从老年人入住和工作便利角度去查找问题是本阶段要抓好的重要后续工作之一。可见,该公司至少在工程建设阶段就已经参与到南城养老院的管理工作中来,并在此过程中发挥着一定的监督作用。

  随着老龄化社会的推进,养老床位不够越发凸显出来。国家统计局北京调查总队日前公布的一项调查显示,截至2012年底,全市共有养老机构400家,床位7.7万张,仅三成多的养老机构分布在城区,一些收费合理、管理到位、各方面条件较好的城区养老机构,常常是成百上千人在排队等候入住,等待时间长达数月至数年。

别看现在的一福已经是不少养老民资眼中的“老古董”了,但在该机构成立之初,营业模式等各种理念还是十分“前卫”的,包括医养结合等现在仍被养老企业津津乐道的模式,20多年前就被一福定为主要经营方针之一。

北京商报记者从此前参与过南城养老院建设管理工作的人士处获悉,恒坤寿山福海与北京第一社会福利院是北京仅有的两家达到国家五星级标准的养老机构,而后者属于“官方”性质的公办机构,主要负责照护三无、失独等类型的老人,承担“兜底”的职责;而前者则是惟一的一家民营企业。

  此前有报道称,“北京最难入住养老院”北京市第一福利院入住要等100年,仅排队等候入住的就有1万余人。作为一家市属养老机构,也是经市卫生局批准的首都第一家集医疗、康复、颐养、科研、教学为一体的老年病医院,该院最普通的两人间价格为每月1200元,加上地理位置好、配套齐全、养老品质有保障等优越条件,导致这家明星级养老院“一床难求”。在紧邻CBD的朝阳区双井地区,恭和苑敬老院的硕大招牌,让每个天天从东三环经过的人都印象深刻。虽然养老院里环境优美、设施齐全,拎包入住,但每月1万-3万元不等的床位费也着实让工薪阶层望而却步,而这个价格也仅仅是床位费,养老机构还要依据老人的自理程度收取价格不等的护理费。

记者走访发现,位于朝阳区华严北里甲2号的一福在软硬件方面优势突出,在经营、宣传方面却十分低调。但2013年一则“北京公办养老院入住排队需要100年”的消息却把这家机构推到了风口浪尖。当时,有不少媒体报道称,一福作为全国的标杆养老院,排队入住的老人多达1万多人,一年也就能收住十几位老人,即使按照每年100人入住计算,也需要等100年才能入住,但与此同时北京却有不少民营养老院无人问津,大量床位空置。

北京商报记者循线查找发现,寿山福海所属的恒坤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最初是做建筑材料起家,最后开始从事房地产开发,尤其是养老地产开发。整体来看,这家企业投资的养老机构大多偏高端化,与旅游独家、酒店产业结合开发的项目比较多,位于北京石景山区的“五星”机构亦是高端星级酒店式的经营模式。值得注意的是,虽然业内对寿山福海养老项目中比较熟悉的仍然是北京的养老机构,但在其官网上,联系机构所在地仍然在山东威海。

  对于北京养老院目前的现状,市民政局副局长李红兵表示,一些养老院服务能力不到位,并且存在空置的现象,如目前乡镇敬老院有约2万张床位,空置率却在80%左右。“相对于‘养’,老人更看重的是‘医’,养老和医疗相结合是个有效的解决办法。”李红兵对未来展望说,在养老机构搭载医疗服务,或者在医疗机构提供养老服务,这是我们今后发展的方向。李红兵也坦承,养老和医疗这两个相对平衡的职能部门捆绑在一起,仍有一些待解决的问题,“比如养老机构如何实现医保报销等问题”。目前北京400多家养老院中,有30余家实现了老人看病医保报销,今后这个数字有望继续扩大。

市民政局副局长李红兵也曾直言,职能定位不明确、管理体制僵化、资源分配与利用不均衡、价格畸形等问题确实令北京的公办养老机构长时间存在结构性矛盾。因此,业内认为,即使是起着“兜底”作用的公办公营养老院,也到了需要进行市场化改革的阶段。

不过,有专家告诉北京商报记者,真正让众人记住寿山福海这个名字的,还是前几年该企业推出的北京首家“养老房屋银行”试行“以房养老”的失败经历。据悉,当时寿山福海提出让老人将房屋委托给地产经纪公司出租,租金抵扣养老中心产生的费用,仅两年就夭折了。

  看点前瞻

民资找到了新机会

运营主导或仍在政府

  民资入驻养老产业有望激活

除了自身经营模式的转变外,一福和其他很多北京公办养老机构一样,未来要面对与社会资本的直接对撞,这一过程中,很多问题需要政府和养老机构共同破解。

对于未来寿山福海到底应如何运营南城养老院,截至北京商报记者发稿时,该公司尚未做出任何说明。而对于此类机构经营有着丰富经验的椿树街道养老照料中心负责人、中信国安养老事业部副总经理张雪梅则坦言,“公办民营”意味着企业在运营养老院的过程中,政府仍然会起到主导作用。

  公建民营激发活力

记者采访多家养老企业后发现,允许民资进入现有公办养老机构新政公布以后,民营资本进入公办养老机构的热情有了明显提升。某养老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此前对于入驻公办、公建养老机构热情不高,主要是由于这类新建机构大多可能会面临位置偏僻、没有固定客户群等问题,原本企业就无法通过这类项目获得太多利润,如果品牌效应等难以实现,企业确实不太愿意涉足其中。

具体而言,首都医科大学卫生管理与教育学院教授崔小波分析称,作为公办民营的养老机构,南城养老院不盈利不分红,应该会以董事会的形式运作,而董事会则由筹资方即政府组成,作为决策性机构,其下会设置执行院长,即由运营企业寿山福海作为委托管理方进行具体的管理经营。“此外,董事会下还应设置监事会,由政府或公立机构人员、社会相关人员、当地社区人员等组成,把握住养老院的非营利方向。”崔小波坦言,如果政府对公办养老院“撒手”,完全交由民营机构去做,那么很有可能会丧失原有的定位,或者因为经营不善、利润达不到标准而降低服务质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