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原思考煤炭限产 煤企或恢复施行贰陆拾九个专门的职业日限制

据知情人士称,这个世界上最大的煤炭生产国和消费国正在考虑重新限制产量,一面是供需不平衡导致煤价持续上涨,抑制煤价过快上涨、稳定冬春煤炭供应、释放先进产能,钢铁企业则要求煤矿增加供应,彭博社21日援引知情人士称

参考消息网2月17日报道外媒称,中国控制煤炭价格的努力并未结束。

(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16年第45期)

彭博社21日援引知情人士称,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向中国神华集团发通知,允许神华有条件增产。神华9月有14个下属煤矿获准增加产量,被允许的最大月度增量为279万吨。

据彭博社2月15日报道,据知情人士称,在冬季放松限令后,这个世界上最大的煤炭生产国和消费国正在考虑重新限制产量,避免产量再次过剩。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士说,在3月中旬取暖季过后,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可能恢复对煤炭企业276个工作日制的限产政策。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谢玮丨北京报道

伊泰和华电等集团旗下部分煤矿也获准增加产量,知情人士没有透露具体细节。

在政府实施产能限制,旨在缓解供应过剩,支持负债煤炭企业后,中国去年推动煤炭价格和矿业股价格上涨。随着产量下降,去年底官员们急忙在冬季用煤高峰前提高产量。在煤炭基准价格比去年11月峰值下跌10%以上之际,国家可能会恢复限令。

随着供暖季节的到来,近期一路上涨的煤炭价格开始备受瞩目。11月2日,秦皇岛海运煤炭交易市场发布的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连续18周上涨,达607元/吨,相比年初的371元/吨,涨幅达63.6%。

钢铁企业则要求煤矿增加供应。上海证券报今日援引一份中国钢铁工业协会递交发改委的文件报道称,近两个月钢铁行业煤炭供应紧张,钢铁企业煤炭库存普遍偏低,有的钢铁企业个别炼焦配煤的煤种库存几乎断供。钢厂请求煤矿增加供应数量、兑现合同,以确保企业正常生产。

杰弗里斯集团香港亚洲油气股主管拉班·余说:“国家发改委可能预计随着冬天采暖季结束,煤炭需求会降低,因此他们试图限制供应,这样就不会出现新的过剩从而打压价格。这一政策可能是灵活的,发改委或许会根据供求关系再次改变。”

一面是煤炭行业去产能2.5亿吨全年目标任务有望提前完成,一面是供需不平衡导致煤价持续上涨,国家发改委坐不住了。近两个月内,发改委已经先后8次召开有关煤炭供需形势会议,研究“抑制煤价过快上涨、稳定冬春煤炭供应、释放先进产能”。

对于上证报关于上述文件的求证,一位中钢协市场部人士并未否认文件的存在。

澳门新葡亰赌场网址,知情人士说,发改委在考虑恢复限产六个月,但一些煤矿和地区可能不包括在内。他们说,尚未作出任何决定。

煤价18连涨,发改委8次出手调控

增产的核心原因:煤价大涨?

据杰弗里斯集团的余称,国家发改委希望煤炭价格处在每吨500元至570元范围内。据花旗银行集团2016年11月1日公布的报告,中国最大的煤炭制造商神华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认为合理的价格范围是550元到660元之间,并警告说,如果没有政府限令,煤炭价格可能跌回370元。

6月29日,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报收于401元/吨
,比前一报告期上涨了1元/吨,之后开启了指数连续18期上涨。

值得注意的是,最近两个月国内煤炭价格大幅上涨。

阿戈诺特证券公司表示,如果需求增长持续,现在恢复限令可能会支撑价格。

一路走高的煤价,让失落了许久的煤炭企业业绩“逆袭”。中国煤炭运销协会数据显示,今年前8个月,全行业实现利润224.8亿元,同比增长15%。中国煤炭运销协会统计直报的90家大型煤企前8个月利润为85.79亿元,而去年同期为亏损4亿元。

炼焦煤主要品种每吨上涨了100-150元,涨幅超过20%,焦煤价格已涨至2014年4月水平。今日最新报价显示,进口澳大利亚炼焦煤不含税价格已达186美元/吨,较6月初的100美元/吨上涨幅度超过80%。

阿戈诺特证券公司香港分析师海伦·刘说:“这一政策将有效制定煤炭底价。加强276个工作日制限制在一定程度上会对供应复苏和市场情绪立即产生影响。”

“煤超疯”也触及了煤炭下游电力、钢铁等行业敏感的神经。海通证券研报分析指出,今年前三季度,27家火电公司归属净利润增速平均为-12%,扣非归属利润增速平均-6%,分别同比下降30、8个百分点。27家火电公司综合毛利率平均同比下降3.3个百分点,主要缘于电价下调和煤价回升。

截止8月31日,秦皇岛港5500大卡动力煤每吨495元,比年初上涨125元,涨幅33.8%;比7月末上涨65元,涨幅15.1%。

部分省市则遭遇了“燃煤之急”。9月以来,湖南、贵州、云南的火电用煤库存开始告急,三省相继召开紧急会议,研究电煤供应紧张有关问题。

按照澎湃新闻的报道,早在9月8日,国家发改委、能源局、煤矿安监局及煤炭工业协会已和神华、中煤等几十家煤炭企业召开了稳定煤炭供应、抑制煤价过快上涨预案启动会议,主要内容是根据煤炭市场行情变化进行浮动生产。

“动力煤的价格确实偏高而且是特别高,5500
大卡也仅在奥运那年突破700元。”一位不愿具名的行业资深人士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直言,从2012年开始,煤炭价格一路下降,煤炭行业处于明显产能过剩形势,“价格忽高忽低,要么煤矿赚钱要么电厂赚钱,只能二选一,对整个行业发展也不利。”

上述会议还强调,全行业还将继续坚持执行之前276个工作日的生产制度。

面对国内煤价的“疯涨”局面,发改委频繁出手应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统计发现,在近两个月内,发改委已经先后8次召开有关煤炭供需形势会议。

今年3月,国务院7号文提出,将煤矿生产天数从330天限制到了276天,即国家法定节假日和周日原则上不得安排生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