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包谷期货合作选择权上市:服务“3农”添“利器”

期货、期权市场与农民有何关系,玉米期权上市

玉米期权上市:服务“三农”添“利器”

新华社大连1月15日电 题:玉米期权上市:服务“三农”添“利器”

新华社记者白涌泉、邹明仲

农民适应市场竞争的能力不足是当前我国农业发展不平衡不充分最为突出的问题之一。证监会近日正式批复大商所开展玉米期权交易,这与农民有何关系?农民从中得到了什么好处?随着市场化改革的不断加深,农民又如何抵抗价格波动风险?

期货、期权市场与农民有何关系?

推动实体经济利用期货市场进行风险管理一直是期货市场服务“三农”最大难点,如今在主产区,大多数农民和基层干部还是不清楚什么是农产品期货。

“农民不懂期货,但期货市场与农业的联系却日益加深。”农业农村部农村经济研究中心副研究员张振说,以玉米为例,玉米是我国产量最大的粮食品种,也是我国产业政策调控的焦点。临时收储制度改革以来,市场基本面发生重大变化,随着价格波动的加大,产业链各类经营主体的避险需求大幅增加。

2016年,东北三省一区取消了执行8年的玉米临时收储政策,调整为“市场化收购”加“补贴”的新机制,有效激活了现货产业链,但也使玉米种植者直接面临现货价格波动风险。统计数据显示,临储政策取消后的首年,长春地区玉米收购价格便从2016年初的1800元/吨持续下跌至2017年春节前的1160元/吨。

“市场化程度不断加深,农民需要金融衍生工具规避日益凸显的价格风险。”中国人民财产保险北京分公司客户营业部王振说。

市场人士认为,市场化进程的不断推进使玉米种植者、贸易商、下游饲料养殖以及深加工企业都面临着更多挑战,玉米期权是原有期货工具的重要补充,将为相关产业主体提供重要的“保险”工具。

农民从期货、期权市场得到了什么好处?

期权也称选择权,是指期权的买方有权在约定的期限内,按照事先确定的价格,买入或卖出一定数量某种特定商品或金融指标的权利。相对于期货来说,期权买方在锁定风险的同时,还能保留获得收益的可能,最大可能损失为权利金,最大收益却不受限制。

例如,如果合作社预期2019年上半年玉米市场整体供过于求,可直接购买玉米看跌期权,若后期玉米价格上涨,看跌期权不行权,仅损失少量权利金,却能获得现货销售价格提升的收益;若玉米价格下跌,玉米看跌期权给了合作社以较高价格出售玉米的权利,从而实现种植收益的提前锁定。

“期权的特性类似保险,权利金相当于保险费,利于理解和接受。”在中粮生化风险控制部副总经理朱勇生看来,玉米期权不仅适合风险承受能力低、资金水平有限的合作社,其特性也更易于被大型企业理解和应用。

2018年中央一号文件提出要探索“订单农业+保险+期货”试点。通过“订单农业”,可以从政策层面引导更多大型农业企业和规模化的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参与进来,通过他们在更广领域、更大范围、更深层次连接更多农户,进一步带动小农户对接大市场、融入现代化。

“企业通常以基差合同形式签立‘订单’,然后再在期货市场套期保值锁定利润,但农民往往不适合直接参与期货市场,引入期权,给农民一个保底价格和固定基差,农民收益将得到更全面的保障。”中国玉米网首席分析师冯利臣说。

农民未来如何规避价格波动风险?

农业风险管理是一项覆盖面广、环环相扣的系统工程。市场人士认为,目前临时收储政策取消,新时期的补贴模式尚未确定,利用期权权利金进行补贴将是一种有益的尝试。

“这就像保险,支付一定的保费,获得销售收益的保障。”冯利臣说,以农产品期权方式补贴农业,在减轻单纯补贴带来的财政负担的同时,可以提高农民的价格风险抵御能力,保障农民收入,提升农业补贴效率。

2015年,大商所在场外期权试点的基础上首先支持期货公司开展“保险+期货”试点,帮助农户及企业规避潜在风险,稳定收入。另一方面,险企通过购买期货公司的看跌期权产品进行“再保险”,能够对冲赔付风险,最终实现农户、保险公司、期货公司三方共赢。

“玉米期权的上市将为我国探索更优的农业支持路径提供更多的选择。”浙江物产化工粮化部总经理助理庞冲说,通过场内期权对冲农产品价格风险是国外市场的通行做法。以权利金方式补贴农民,既不影响玉米市场价格形成机制,又能减轻财政补贴负担,这对农业市场化改革具有重要意义。

大商所相关负责人表示,上市玉米期权不仅为玉米种植者提供了规避价格波动风险的有效工具,也将为探索适合中国国情的农业补贴政策提供新的选择。未来,交易所将根据市场情况,进一步优化相关制度安排,更好促进期权市场功能发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