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个人所得税法拟19年施行 四月征点提至五千

  关于修改个人所得税法的决定草案日前已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全国人大常委会分组审议了该草案,新个税法拟于明年起全面施行 今年10月拟先提高起征点至5000元,先将工资、薪金所得基本减除费用标准提高至5000元/月,——全国人大常委会组成人员热议修改个税法决定草案,第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五次会议29日分组审议了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修改个人所得税法的决定草案

图片 2

摘要:关于修改个人所得税法的决定草案日前已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8月29日上午,全国人大常委会分组审议了该草案。
根据草案,新个税法拟于2019年1月1日起全面施行,拟自2018年10月1日至2018年12月31日,先将工资、薪金所得基本减除费用标准提高至5000元/月,…

图片 1图片 2

个税改革“开了好头”
民众期盼“公平税负”——全国人大常委会组成人员热议修改个税法决定草案

  关于修改个人所得税法的决定草案日前已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8月29日上午,全国人大常委会分组审议了该草案。

新个税法拟于明年起全面施行 今年10月拟先提高起征点至5000元

新华社北京8月29日电 题:个税改革“开了好头”
民众期盼“公平税负”——全国人大常委会组成人员热议修改个税法决定草案

  根据草案,新个税法拟于2019年1月1日起全面施行,拟自2018年10月1日至2018年12月31日,先将工资、薪金所得基本减除费用标准提高至5000元/月,并适用新的综合所得税率。

关于修改个人所得税法的决定草案日前已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8月29日上午,全国人大常委会分组审议了该草案。

新华社记者韩洁、郁琼源

  与会的多位委员表示,修改后的草案已经比较成熟,赞成这次会议审议通过,并且尽快实施,让老百姓早日享受到减税后的成果。

根据草案,新个税法拟于2019年1月1日起全面施行,拟自2018年10月1日至2018年12月31日,先将工资、薪金所得基本减除费用标准提高至5000元/月,并适用新的综合所得税率。

第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五次会议29日分组审议了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修改个人所得税法的决定草案。历经6月份初审和随后一个月的公开征求意见,这部关系亿万纳税人福祉的税法草案再度接受公开审议更好倾听民意。

  此次税改的亮点不只是拟将基本减除费用标准上调,将工资、薪金、劳务报酬等收入综合计税,首次引入专项附加扣除概念都引起了社会广泛关注。

与会的多位委员表示,修改后的草案已经比较成熟,赞成这次会议审议通过,并且尽快实施,让老百姓早日享受到减税后的成果。

“基本减除费用标准缘何要一刀切?”“子女出国费用能否抵扣?”“买房贷款利息如何申报抵扣?”……问题和关切背后,是纳税人对税收法定和公平税负的期盼。

  专项附加扣除项目到底怎么操作?多位与会人员表达了高度关切。徐绍史表示,专项附加扣除的范围、标准和实施方案由国务院确定,还要报全国人大常委会备案,时间很紧迫。希望抓紧时间早点制定方案,听取各方意见之后,报全国人大常委会备案,以便于个税法从明年1月1日开始能够顺利地实施。宋琨委员说,税前专项附加扣除项目的数额怎么掌握?如果这个问题不明确的话,这部法可能会打折扣。

此次税改的亮点不只是拟将基本减除费用标准上调,将工资、薪金、劳务报酬等收入综合计税,首次引入专项附加扣除概念都引起了社会广泛关注。

“个人所得税制度的一次突破性改革”

  对于如何操作,郭雷委员建议,最好能考虑我国现阶段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社会主要矛盾,根据不同地区生活水平、抚养赡养水平、居住城市水平,制定相应的标准,并且明确路径和条件。

专项附加扣除项目到底怎么操作?多位与会人员表达了高度关切。徐绍史委员表示,专项附加扣除的范围、标准和实施方案由国务院确定,还要报全国人大常委会备案,时间很紧迫。希望抓紧时间早点制定方案,听取各方意见之后,报全国人大常委会备案,以便于个税法从明年1月1日开始能够顺利地实施。宋琨委员说,税前专项附加扣除项目的数额怎么掌握?如果这个问题不明确的话,这部法可能会打折扣。

尽管分组审议时与会人员围绕百姓关切广泛热议,但总体认为此次个人所得税改革力度非常大,方案日趋成熟,建议尽早通过。

  分组审议中,还有委员建议对附加扣除项目进行“定额扣除”。

对于如何操作,郭雷委员建议,最好能考虑我国现阶段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社会主要矛盾,根据不同地区生活水平、抚养赡养水平、居住城市水平,制定相应的标准,并且明确路径和条件。

“我认为修改后的草案已经比较成熟,赞成这次会议审议通过,并且尽快实施。”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王东明说,
此次修改个税法是落实党中央改革决策有关部署的重要举措,草案注重增加低收入者收入,扩大中等收入群体比重,调节收入分配格局。与之前历次修改相比,此次对部分劳动性所得实行综合征税,是个人所得税制度的一次突破性改革。

  杨震委员拿子女教育专项扣除举例说,“不问家庭具体的收入,只要有一个子女在教育阶段,就按一个定额进行扣除,操作起来比较简单,也避免钻空子、钻漏洞。”他还建议,“父母由子女赡养的,也可以按照一定的定额来处理。如果是几个子女共同赡养的话,就进行分摊。操作简单,公平性也得以保证。”

分组审议中,还有委员建议对附加扣除项目进行“定额扣除”。

与会人员认为,此次个税法大修亮点不少,为进一步完善个人所得税制度打下良好基础,可以说开了好头。

  与会人员在对专项附加抵扣项目增加赡养老人支出表示热烈欢迎的同时,还提出建议,未来能够将以家庭为计税单位作为改革方向。

杨震委员拿子女教育专项扣除举例说,“不问家庭具体的收入,只要有一个子女在教育阶段,就按一个定额进行扣除,操作起来比较简单,也避免钻空子、钻漏洞。”他还建议,“父母由子女赡养的,也可以按照一定的定额来处理。如果是几个子女共同赡养的话,就进行分摊。操作简单,公平性也得以保证。”

全国人大财政经济委员会委员蔡继明认为,此次修改个税法两点值得肯定,一是提高了“起征点”,二是实现由原来分类计税向分类和综合计税转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