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拟规定阻碍救护车通行可追刑责

是指院前医疗急救机构按照院前医疗急救指挥调度机构的指挥调度,院前医疗急救服务,会议对《北京市院前医疗急救服务条例》进行一审,北京市院前医疗急救服务条例,也是急救服务向社会开放后实现统一服务标准和统一监督管理的前提,120、999将统一调度

图片 1

昨日,市十四届人大常委会第二十次会议听取并审议市人大常委会执法检查组关于检查《北京历史文化名城保护条例》实施情况的报告、“北京市院前医疗急救服务条例”,表决通过“北京市第十四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代表资格审查委员会关于个别代表的代表资格的报告”。

北京拟规定阻碍救护车通行可追刑责

2012年12月11日,花市附近,一辆120急救车等待接病人时,前后停了很多私家车。资料图片/新京报记者
王嘉宁 摄

本报讯
市十四届人大常委会第二十次会议昨天继续进行,会议对《北京市院前医疗急救服务条例》进行一审。今后,院前医疗急救产生的医疗服务费将纳入医保,叫救护车也可以医保报销了。此外,120和999有望与110等联动,由公安交管部门采取必要的保障措施助救护车顺利通行。被救者诬陷救人者也将承担法律责任。

昨天,市十四届人大常委会第二十次会议对《北京市院前医疗急救服务条例》进行一审。针对备受社会关注的如何保障救护车通行问题,草案规定,社会车辆避让救护车违反交规免予行政处罚,相反,阻碍救护车通行将追究其刑事责任。此外,院前医疗急救产生的医疗服务费拟纳入医保,这意味着,今后叫救护车有望医保报销了。

昨日,北京市十四届人大常委会第二十次会议上,《北京市院前医疗急救服务条例》首次提交常委会进行审议。

叫救护车将可医保报销

120、999将统一调度

根据草案,北京将建设统一的院前医疗急救指挥调度平台;院前医疗急救产生的医疗服务费将纳入医保报销。

《条例草案》规定,市卫生计生行政部门应当根据本市医疗机构设置规划,综合考虑区域人口数量、交通状况和院内医疗急救机构分布情况、接诊能力等因素,制定本市院前医疗急救机构设置规划,统筹院前医疗急救机构及其固定站点的布局,并向社会公布。

本市目前院前医疗急救网络由120和999构成,分别由北京急救中心和市红十字会紧急救援中心各自指挥调度,未从根本上实现统一的指挥调度。

仅4%市民受过急救培训

市发展改革行政部门应当会同市卫生计生行政部门、市人力社保行政部门,根据院前医疗急救服务成本和居民收入水平等因素确定院前医疗急救服务收费项目和标准,纳入本市医疗服务收费标准,并根据经济社会发展水平适时调整。本市将院前医疗急救产生的医疗服务费纳入城镇职工医疗保险、城镇居民医疗保险和新型农村合作医疗的报销范围。

对此,市政府法制办主任刘振刚表示,在条例起草和审查期间,曾有过三种不同意见。第一种意见认为,维持目前各自分别调度、加强信息技术切换联动的格局,有利于竞争和调动各方参与者的积极性;第二种意见认为,统一指挥调度势在必行,只有统一,才能最大限度地充分利用急救资源、方便服务,也是急救服务向社会开放后实现统一服务标准和统一监督管理的前提;第三种意见认为,从长远和最大限度地方便公众出发,统一指挥调度确有必要,但考虑到统一指挥调度需要协调各方面利益,有一定难度和复杂性,可能需要一个过程,可以本着尊重现状、逐步推进的方针,先确定统一指挥调度机构的改革目标,在统一之前,加大对现行指挥调度机构的联动机制融合,最终实现统一指挥调度。

所谓“院前医疗急救服务”,是指院前医疗急救机构按照院前医疗急救指挥调度机构的指挥调度,在患者送达院内医疗急救机构救治前开展的以现场抢救、转运途中紧急救治和监护为主的诊疗活动以及与院内医疗急救机构的交接活动。120、999都属于院前医疗急救范畴。

《条例草案》规定,院前医疗急救机构应当按照规定标准收取院前医疗急救服务费用,不得因收费问题延误救治。患者及其家属因自身原因拒绝接受指挥调度机构已派出的救护车提供院前医疗急救服务的,应当支付已经发生的救护车使用费。

经多轮协调,草案最终规定,本市建设统一的院前医疗急救指挥调度平台,组织、协调、指挥、调度院前医疗急救机构提供服务;市卫生计生行政部门整合现行分别设立的指挥调度机构,组织设置统一的指挥调度机构,负责院前医疗急救指挥调度平台的运营、管理。草案还指出,院前医疗急救指挥调度平台、110、119、122等城市公共服务平台之间应当建立联动机制。

据北京市法制办统计,2010年以来,北京院前急救呼叫量年均增长6.49%,2014年已达72.6万人次,按常住人口计算,平均每百人急救呼叫3.4次。

患者确无能力支付医疗急救费用的,院前医疗急救机构和院内医疗急救机构实施救治后,可以依据国家和本市有关规定向疾病应急救助基金、道路交通事故社会救助基金、城乡医疗救助基金等申请经费补助。

避让救护车违反交规免罚

目前,发达国家、城市院前医疗急救服务的呼叫满足率多在95%以上,而2014年北京院前医疗急救服务的呼叫满足率仅达到87.13%。此外,发达国家和地区接受过急救知识培训的人占国民总数的50%以上,欧洲一些发达国家比例高达95%,而北京接受过红十字会系统急救知识培训的市民仅占常住人口的4%左右。

紧急情况公安部门将协调急救车通行

开车途中遇上救护车要不要避让,避让时如果违反了交规会不会被处罚?针对社会关注度较高的如何保障救护车通行问题,草案进行了规定。

为此,北京市法制办认为需要通过立法,带动急救事业发展。

救护车遇到堵车怎么办,救护车遇到别人不让路怎么办,救护车路权如何保证?这些都是急救工作中的热点问题。这次会议审议的《条例草案》规定,救护车执行院前医疗急救任务,可以依法使用警报器、标志灯具;使用消防通道、应急车道;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不受行驶路线、行驶方向、行驶速度和信号灯的限制;可以在禁停区域或者路段临时停车,并免交收费停车场停车费和收费公路车辆通行费。而单位和个人在行驶中应当主动避让执行医疗急救任务的救护车,因避让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律、法规的,免予行政处罚。

为消除社会车辆因避让救护车而违反交规罚钱扣分的担忧,草案规定,在行驶中应当主动避让执行医疗急救任务的救护车,因避让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律、法规的,免予行政处罚。

两急救系统并存遭诟病

《条例草案》特别提出,院前医疗急救指挥调度平台、110、119、122等城市公共服务平台之间应当建立联动机制,共同做好突发事件和其他公共安全应急处置工作。指挥调度机构可以根据抢救急、危、重患者的需要,申请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采取必要的救护车通行保障措施。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视情况可以采取措施保障救护车快速通行。

相反,如果阻碍救护车通行则将面临刑事追究。针对恶意拨打、非法占用院前医疗急救呼叫号码和线路的;阻碍执行院前医疗急救任务的救护车通行的;侮辱、殴打院前医疗急救人员,或者以其他方式阻碍院前医疗急救人员实施救治的以及其他扰乱院前医疗急救工作秩序的行为,草案规定,单位和个人有上述情形之一的,构成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由公安机关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的规定给予行政处罚;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北京市法制办主任刘振刚介绍,目前,北京市院前医疗急救网络由120和999构成,分别由北京急救中心和市红十字会紧急救援中心各自指挥调度,这也是全国大城市中北京所独有的特点。由于分属两个不同的系统,缺乏统一的规划,长期以来一直广受诟病。

单位和个人阻碍执行院前医疗急救任务的救护车通行的;侮辱、殴打院前医疗急救人员,或者以其他方式阻碍院前医疗急救人员实施救治的,构成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由公安机关给予行政处罚;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不得因收费问题延误救治

为此,2011年7月15日,北京启用了“120/999联合指挥调度平台”,希望实现两个急救网络呼叫信息在技术上可自动切换的功能,但北京市法制办认为,这并未从根本上实现统一的指挥调度,紧缺的院前医疗急救资源仍然不能得到充分有效利用。

120和999将由同一平台统一调度

草案规定,院前医疗急救机构应当按照指挥调度机构的要求派出救护车、院前医疗急救人员;按照医疗急救操作规范对患者实施救治;按照规定标准收取院前医疗急救服务费用,不得因收费问题延误救治。

针对这一问题,刘振刚坦言,起草和审查草案期间,出现过三种意见,一种认为维持现状有利于充分竞争,一种认为只有统一才能最大限度地充分利用资源,也是未来急救服务向社会开放后实现统一服务标准和统一监督管理的前提,最后一种意见认为从长远看,统一指挥调度确有必要,但考虑需要协调各方面的利益,可能需要一个过程。

自2011年7月15日起,本市正式启用“120/999联合指挥调度平台”,实现了两个急救网络呼叫信息在技术上可自动切换的功能,但并未从根本上实现统一的指挥调度。

针对患者确无能力支付医疗急救费用的情况,草案规定,院前医疗急救机构和院内医疗急救机构实施救治后,可以依据国家和本市有关规定向疾病应急救助基金、道路交通事故社会救助基金、城乡医疗救助基金等申请经费补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