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蒂花之秀”一度网络红人 近年来销量走弱 公司CEO纷繁减持

旗下品牌初萃作为公司未来重点培育的护肤品牌,未来将进一步加大投入培育旗下敏感肌肤防护领域品牌初萃,生产蒂花之秀的名臣健康,知道蒂花之秀这款产品,名臣健康连续五个季度营收净利双降,公司五大高管开启二轮减持计划

图片 4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蒂花之秀母公司名臣健康欲寻找新的增长点。近日,蒂花之秀母公司名臣健康通过投资者平台表示,未来将进一步加大投入培育旗下敏感肌肤防护领域品牌初萃。此前名臣健康也曾多次公开表示将大力扶植初萃。实际上,培育初萃也反映出名臣健康急需一个新的利润增长点。2018年,名臣健康业绩首次下滑。业内人士认为,护肤品相较于洗发水附加值较高,但如今在敏感护肤领域已有众多品牌,培育初萃将面临较大挑战。

“蒂花之秀,青春好朋友”的广告词曾经风靡电视荧屏,而其前半句现在也成为了网红词。但成为“网红”词语,并不代表产品的畅销。在实际的调查过程中,不少消费者向本报记者表示,“没有用过蒂花之秀”、“知道蒂花之秀这款产品,已经比较久远了”。

长江商报消息●长江商报记者徐佳

培育新品牌

需注意的是,生产蒂花之秀的名臣健康,其董事和高管最近却在忙着减持。

国内知名日化品牌“蒂花之秀”母公司名臣健康(002919.SZ)业绩与高管减持压力并存。

5月13日,蒂花之秀母公司名臣健康通过投资者平台表示,旗下品牌初萃作为公司未来重点培育的护肤品牌,目前暂时只在功效性护肤品类这一细分领域进行尝试。对日化这个竞争激烈的市场而言,培育一个新兴的护肤品牌尤为不易。公司未来将进一步加大投入,适时推出成熟产品,力争尽早打出初萃品牌的知名度。

多位业内人士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名臣健康在上市之后表现得并不理想。公司高管也是投资者,如果他们基于公司业绩下跌或是基于其他原因按照正常规则去减持,也是行使正常权利。

尽管上市尚不足两年,但名臣健康似乎也未能摆脱“上市魔咒”。长江商报记者注意到,自2017年底上市后,2018年一季度至2019年一季度,名臣健康连续五个季度营收净利双降。

这并非名臣健康首次公开表示将大力扶植初萃品牌。2018年底,名臣健康相关负责人在杭州培训推广会上称,公司正在全力打造初萃。名臣健康董事长陈勤发进一步指出,目前名臣健康在洗护领域拥有一系列知名品牌,未来,我们有信心在5年左右的时间里,把初萃打造成知名民族护肤品牌。

对于业绩下跌,名臣健康董秘陈东松在回复记者《采访函》中表示,“受流通渠道边缘品牌产品拖累,导致整体业绩受到影响”。

去年年报显示,名臣健康实现营业收入5.46亿元,同比减少14.86%;净利润2966.07万元,同比减少38.86%;扣非后净利润仅1972.61万元,同比减少55.52%,连续两年下降。

经济学家宋清辉认为,名臣健康大力培育初萃主要是为了捕获庞大的90后市场。实际上,初萃就是专为泛90后打造的敏感肌护理品牌,面向干燥敏感肌细分人群。

高管频频减持

而另一方面,在去年年末部分首发原股东限售股解禁后,公司五大高管就开始了减持之路。在前次减持计划完成两日后,公司五大高管开启二轮减持计划,拟减持不超过193.1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58%。

据悉,初萃创立于2017年,主打敏感肌肤护肤品。而名臣健康用品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1994年,名臣健康自成立以来一直扎根日化行业,主要产品包括洗发水、护发素、沐浴露、啫喱水及护肤品等,旗下拥有品牌“蒂花之秀”、“美王”、“高新康效”、“依采”、“绿效”、“可妮雅”、“利口健”、“小琦琪”、“金狮”等品牌。

7月22日,名臣健康发布《关于股东减持计划期限届满的公告》。上市公司副董事长许绍壁、董事兼财务总监彭小青通过集中竞价的方式共计减持115万股,占比公司股权1.4124%。许、彭二人分别套现2085.66万元和875.45万元。

5名高管拟减持不超1.58%股份

业绩首下滑

上述公告发布两天后,许、彭二人再度与名臣健康其他高管林典希、余建平和陈东松等人向上市公司出具《股份减持计划告知函》,以“个人资金需求”为由,在未来6个余月拟再次合计减持不超过193.1万股,占上市公司总股本比例为1.58%。

7月22日晚间,名臣健康披露股东减持预告。公司董事许绍壁,董事、高管彭小青、林典西及高管余建平、陈东松因个人资金需求,计划分别减持不超过52万股、1.3万股、53.8万股、53.8万股、32.2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43%、0.01%、0.44%、0.44%、0.26%;合计不超过193.1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58%。

实际上,大力推出初萃也反映出名臣健康急需一个新的利润增长点。2018年财报显示,名臣健康营收和净利润双双出现双位数下滑,这也是其业绩首次下滑。2018年,名臣健康实现营收5.463亿元,同比下滑14.86%;归属净利润同比下滑38.86%至2966万元。

名臣健康于2017年12月登陆深交所中小板,至今上市不到两年。股东频频减持,究竟为哪般?

以名臣健康昨日收盘价14.58元/股计算,上述股东拟减持部分参考市值约2815万元。

对于业绩下滑,名臣健康表示,主要系日化市场竞争日益激烈,公司为适应市场主动调整传统流通渠道、优化渠道环节及经销商、调整部分产品结构等原因造成收入的减少,净利润下滑主要受主营业务收入降低所影响。

本报记者梳理上市公司过去两年的薪酬发现,除了董秘陈东松的薪酬出现上涨外,其他董事兼高管的薪酬都在下滑。这或是许、彭等人在去年12月底就开始计划减持的一个原因。

长江商报记者注意到,前次减持计划届满仅两天,上述五名高管便再次计划实施减持。

回顾名臣健康历年业绩,2018年全年营收仍不及四年前业绩。2014年,名臣健康营收为5.592亿元,归属净利润为3179万元。与如今不同的是,彼时名臣健康营收和净利润均呈现双位数增长:营收同比增长31.12%,归属净利润同比增长51.87%。

图片 4

据了解,去年12月18日,名臣健康部分首发原股东限售股解禁,本次解除限售股份的数量为1515.183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8.6086%,其中,实际可上市流通股份数量为782.733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9.6131%。此次解禁的股份就包括了许绍壁、彭小青、林典希、余建平、陈东松等五人所持股份。

不过,2014年之后,名臣健康业绩虽然仍然保持增长,但增长幅度明显下滑。2015年,名臣健康营收同比增长5.07%,归属净利润同比增长36.88%;2016年,名臣健康营收增幅下滑至1.46%,归属净利润同比增长为8.96%。2017年,名臣健康业绩达到了顶峰,营收实现6.416亿元,同比增长7.64%,归属净利润同比增长2.32%至4851万元。

然而,董事、高管薪酬的下降折射出业绩的下滑,这或是公司高管的减持的本质原因。据上市公司2019年一季度报,名臣健康实现营收1.11亿元,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0.086亿元,同比分别减少6.31%和1.46%。从数据来看,并没有扭转2018年出现的营收和业绩双双下滑的局面。

解禁十日后,上述五大股东即抛出减持方案。彼时,名臣健康公告称,许绍壁、彭小青、林典希、余建平、陈东松等五人因个人资金需求,计划在未来半年内合计减持公司股份不超过243.9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99%。